记者报:“受贿”书记刑满将申诉 其妻被判是“打击报复”?

 去年年初,诸多媒体报道了江苏海安“十大杰出青年”崔小勇,高墙内自书万言鸣冤事件,引起强烈社会反响,此案后被南通中院发回重审。没想到,不到一月,其妻黄萍被海安县检察院以“涉嫌妨害作证”移交警方,该县警方高度重视,当天安排刑警大队重案中队办理此案,此后黄萍很快被刑拘、逮捕,于是出现了一家三口,夫妻双双身陷囹圄的悲惨局面。如今,她老公已经出狱,而她却仍在看守所里。其家人,包括她自己也认为,正是因为她们的奔走呼号,导致他老公案子被发回重审,这让该县某些机关的个别人很难堪,所以才对她“打击报复”,而几位辩护律师也认为她无罪。 “十杰青年”自书万言鸣冤:我被刑讯逼供 提及黄萍的案子,肯定绕不开其丈夫崔小勇的“受贿案”,所以需要向读者简略回顾一下。 出生于当地一个老干部家庭的崔小勇,曾经获得过南通市劳模和海安县“十大杰出青年”称号,这些年他的仕途一直是顺风顺水,几年前已经是当地一位正科级少壮派官员。 风云突变,在2014年: 8月,他“因涉嫌受贿”,被带离了工作岗位; 当年9月,他被刑事拘留,随后不久被逮捕; 当年12月,被提起公诉; 2015年3月,因海安县检察院“需要补充侦查”,海安县法院决定延期审理; 当年4月,案件恢复审理; 当年7月,因海安县检察院再次“需要补充侦查”,海安县法院决定延期审理; 同年8月,案件恢复审理; 同年10月,经南通中院批准,延长审限2个月; 同年12月,南通中院再次批准,延长审限1个月; 时间到了2016年1月,海安县法院向最高人民法院呈报延长审理期限。 其间,他在看守所里写下了万字书面材料,为自己鸣冤,称自己“遭受了相关人员的威胁、欺骗和刑讯逼供、诱供”。其家人也是到处奔波,还不断上书高层领导反映情况。律师在庭审中,也为其做了无罪辩护。 值得一提的是,据崔小勇称,二审中他向法庭出示了两条带有刑讯痕迹的内裤,并提出对身体伤痕进行司法检验的请求,以证明因为遭受“刑讯逼供”受伤。遗憾的是,重审时他又遭到无端拦截,这两条内裤未能带上法庭,他本人当庭对此提出质疑,合议庭和公诉人均置之不理。第二次上诉后,他再次提出非法证据排除,拟将两条内裤呈交二审法庭依法保全,同样被拒。 2016年7月,经过开庭审理,海安县法院判决:被告人崔小勇犯受贿罪,判处有期徒刑3年1个月,并处罚金人民币20万;被告退出的违法所得人民币319000元,予以没收,上缴国库。 报道刊发后的2017年2月,此案被南通中院发回重审。 2017年8月,海安县法院判决结果出来了,和前一份判决书相同的是,继续认定“被告人崔小勇犯受贿罪”,不同的是,刑期加了2个月,罚金加了1万元,“违法所得”增加了4万元。 崔小勇不服,再次上诉,南通中院最终“驳回上诉,维持原判”。目前他打算委托知名律师,继续提起申诉,对于最终结果,舆论也是十分关注。 救夫心切,妻子因“妨害作证”被判刑 2017年3月25日,海安县检察院向海安县公安局刑警大队重案中队移送案件,称:在办理崔小勇涉嫌受贿一案过程中,其妻子黄萍伙同他人,通过对10余个行贿人的威逼利诱,迫使行贿人在2015年8月,法院开庭期间翻证,企图让受贿人崔小勇逃避法律打击。 27日,海安县公安局决定立案侦查; 28日,黄萍被刑事拘留,羁押在南通市看守所; 5月4日,她被逮捕; 去年12月29日和今年1月26日,黄萍案两次在海安县法院开庭。2月2日,该县法院判决其有期徒刑1年,她对此判决不服,已经上诉到南通市中级人民法院。 值得一提的是,黄萍案件的审判长和一名人民陪审员,均是崔小勇案件的原班人马,包括《起诉书》中显示的公诉人与崔小勇受贿案的公诉人是同一个人。 崔家人称:第一次开庭,两位辩护律师针对指控事实不清和证据严重不足,依法做了无罪辩护,当天法庭走完了所有程序,并宣告择日宣判;第二次,合议庭又开庭一次,并再次宣布“择日宣判”。 令人瞩目的是,检察院向警方移送案件时候所称的“10几人被威逼利诱”,在起诉阶段,缩水成了2人。 而黄萍,从侦查、起诉到审理阶段,自始至终也没有承认,自己有“妨害作证”的行为。 黄萍亲属:此案明显打击报复 在黄萍老公崔小勇看来,此案分明是打击报复: “指控她妨害作证,发生在中院将我的案件发回重审一个月左右,显然是我案的某些办案人员恼羞成怒、捕风捉影、策划炮制,为自己编造免责借口,自制筹码想扭转被动,对我和家人实施新的恐吓与威胁。” “黄萍案由刑大重案中队承办,可谓是杀鸡动用宰牛刀,兴师动众;纵观全程不难发现,此案历经两次退侦,仍然布满硬伤:证人证言前后矛盾,不同证人的证言之间互相矛盾;同时,全案皆为单方证词;把黄萍的同事陈某作为同案犯处理,避免了当庭质证的尴尬,而且避免了非法证据排除的风险……” “落款为3月31日的《起诉意见》,和7月4日的内容完全一致,让人匪夷所思:黄萍仅仅被刑拘3天,并且零口供,许多证据还未搜集,就准备起诉了?是早已准备有罪推定,还是办案人员效率惊人?《起诉意见》里的“妥否,请批示”字样,让我们怀疑公安局和检察院在联手陷害黄萍。” “相关人员之所以拿黄萍请求两名证人依法履行出庭作证义务做文章,主要还是因为我的案件,破天荒发回重审了;在我回家的这些日子里,相关人员通过不同途径向我喊话:只要认罪,黄萍可以回家过年。” 最后崔小勇悲愤不已地告诉关心他家案件的人们:现在摆在我面前的,是“家已破,人未亡”的残局,刚刚过去的春节,是我们一家三口颠沛流离的第四个年头。但是为了公平和清白,我们必须抗争到底! 黄萍的父母,一对忠厚老实的老夫妻对女儿的案子,也提出了自己的质疑: “女婿案件一审期间,有两名证人到庭作证,推翻部分行贿事实;二审期间,又有四名证人到庭作证,推翻相关行贿事实,指证女婿遭遇非法取证后的伤情,办案机关为了挽回颜面,便有了黄萍的案件。两次退侦,也完全是为了配合女婿案的审理需要。” “崔小勇和黄萍是感情很好的夫妻,因为崔小勇工作比较忙,平时家里的事情,都由黄萍打理。黄萍知道丈夫的为人正派和处世原则,坚信他是被冤枉的,再加上外界传闻行贿人和丈夫是被逼承认行贿受贿的,自此她走上了为夫维权的道路。” “黄萍找证人,只是要求他们实事求是,没有要他们做伪证。她没有拦截证人车辆和辱骂行为,法院门卫室和门前监控可以作证,但是检察院和法院都没有调取该证据。” 法院:被告构成妨害作证罪,判刑一年 尽管亲属和辩护人提出了无罪观点,质疑了许多问题,海安法院最终还是做出了有罪判决。 海安县检察院指控:被告人黄萍在其丈夫崔小勇涉嫌受贿案的审查起诉和审理期间,单独或伙同陈某,采取请求、引诱、威胁等方法,指示行贿人祁某、陶某在该案中作伪证。 法院经审理认定: 黄萍于2014年12月,崔小勇案审查起诉期间,在如皋市约见祁某,请求、引诱祁某提供崔小勇已向其退还贿款的虚假证言,祁某遂向崔的辩护律师提供了虚假证言。 2015年7月,祁某在承办法官组织控辩双方对其进行核证时,承认因受黄萍指使提供了虚假证言,同时如实反映了行贿事实。被告人黄萍于核证结束后,在法院门前拦截祁某的汽车,要求他向法院提供虚假证言。 被告人黄萍于2017年年初,崔小勇案二审期间,伙同陈某到陶某办公室,由陈某对陶某实施语言恐吓、威胁,被告人黄萍则在旁声称崔小勇未收受陶某的贿赂,要求陶某作伪证。 对于被告人的辩解意见和辩护人的辩护意见,法院都没有采纳。 然而,知情人士对此心有疑惑:有关部门既然在2015年,就发现黄萍涉嫌妨害作证罪,为何到2017年才决定追究她的法律责任?难道是选择性执法?还是打击报复? 律师:事实不清、证据不足,不构成此罪 黄萍案件的辩护律师在认真阅卷和会见被告后,认为她不构成此罪: 黄萍不具有妨害作证的主观故意。其找证人只是为了让其出庭作证,让其如实作证。有些证人不出庭,是受到了某些司法人员的威胁。 黄萍没有实施妨害作证的行为,控方的指控证据不足。 崔家人认为:崔小勇和黄萍都是冤屈的,他们坚信夫妻两人无罪,在伸张正义的道路上他们将义无反顾,相信真相会有大白的一天;他们也相信在依法治国的今天,违法乱纪者终会被追究责任。 因为客观原因,一些细节和情节,未能一一核实,因而广大关心此案的民众和舆论,呼吁海安县相关部门能够回应公众关切,进一步公开说明事实真相和接受社会监督。同时也希望当地司法机关,能够践行习总书记的指示,让人民群众在每一个案件中,感受到公平正义。(仲欣川)

评论

  1. 相关推荐
  2. 新闻
  3. 娱乐
  4. 体育
  5. 财经
  6. 汽车
  7. 科技
  8. 房产
  9. 军事

同升s8s手机版登陆

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